尼特拉B队 博发国际 > 尼特拉B队 >

第二段人生的起点是退役

发布时间:2019-10-12   来源:本站原创
职业运动员的人生,通常被划为界限分明的两段。
第一段,他们在竞技赛场上冲锋陷阵,第二段人生的起点是退役,
终点则是死亡。
从第一段人生转换进入第二段人生,有人自如地滑入下一轨道,
也有人从正轨上跌落。
 
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前球星德隆蒂·韦斯特属于后者。
路人屡次看到他在街头潦倒的样子。
网友拍摄的照片中,他双颊向下凹陷,身形消瘦,
皮肤皱巴巴地耷拉着像流浪汉一般坐在街旁的台阶上,
灰扑扑的大双肩包压在他的背上这般情境让人难以将如今的他与当年篮球场上运动员相提并论。
 
他曾对偶遇他的球迷说,“我曾经是韦斯特,
但过去的生活再和我无关了。”
 
退役后韦斯特的生活像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
《华盛顿邮报》在2015年4月的一则报道形容,
“他的人生起伏围绕着过错、枪支、抑郁和破产。”
 
他现在衣衫褴褛,孤身漂泊在街头,然而21岁的他在NBA选秀首轮被波士顿凯尔特人队选中,
开启职业篮球运动员的生涯后他在NBA征战9个赛季,
凯尔特人、超音速、骑士和小牛都是他曾经奋战过的地方。
他曾与勒布朗·詹姆斯在球场并肩作战,整个职业生涯薪水超越1600万美元,
如今却沦落至借宿在他人家中的折叠床上。
 
像韦斯特这样退役后经济上破产、精神上潦倒的运动员并不在少数。
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ESPN)在2009年拍摄了一部纪录片《30 for 30》,
聚焦运动员们退役后的第二人生。
片中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60%的NBA球星在退役后5年内破产,
78%的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运动员在退役两年内经历经济危机。
 
拳王麦克·泰森在职业生涯中赚的钱约合人民币40亿元,
他的对手伊万德·霍利菲尔德收入约合人民币56亿元
但最终他们都宣告破产。
 
肖恩·坎普曾是NBA西雅图超音速队的当家球星,
2003年退役后没多久他因为离婚、高额孩子抚养费而宣告破产。
2006年,坎普因为无证驾驶、持有毒品被警方拘留。
除此之外,还有足球运动员迭戈·阿曼多·马拉多纳、NFL的强尼·尤尼塔斯、NBA球员阿伦·艾弗森都没有逃脱退役后破产的结局。
 
是什么让运动员们从高光坠入至暗?
 
运动员的职业生涯短暂。
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体素质和健康状况会限制运动员的发展,
因此退役是运动员逃不脱的宿命。
据英国《卫报》报道,NBA运动员的平均职业生涯是4.8年,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运动员的职业生涯略长一些
是5.6年。
 
还有媒体称,美国职业运动员的运动生涯平均在33岁结束,
其中NFL球员的平均职业寿命是3.5年职业运动生涯28岁左右结束。
 
与此同时,职业运动员尤其是明星运动员却有着高水平的收入。
据一家调查统计数据门户Statista披露,2018年美国运动员年平均薪水最高的是NBA,
第三名是MLB。
其中,NBA运动员年平均薪水为777万美元。
 
在福布斯发布的2018年运动员收入排行榜中,
拳手梅威瑟以2.85亿美元排在首位。
薪水之外,球星们还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待遇,
球迷们狂热地追随他们。
 
在二十来岁,意气风发的运动员们享受着远超乎阅历的名望和财富。
前NBA球员贾马尔· 马什本回忆,他在为某运动品牌做代言人时,
曾收到一辆法拉利汽车作为签约礼物“那时候我还没拿到驾照,
我坐进车里连怎么操纵方向盘都不知道。”
在纪录片《30 for 30》中,导演比利·科尔本尝试总结归纳运动员退役后破产的原因,
“一部分是文化因素但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些人年纪轻轻功成名就,
容易产生骄傲自大的不成熟情绪。”
 
“当你能够挣到那么多钱的时候,从来不会去思考没有钱的人生会是怎么样的。”
 NBA球星安托万·沃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1999年时,沃克与凯尔特人签下一份6年7100万美元的合同,
当时球队主帅里克·皮蒂诺对沃克说“从此以后,
你再也不用担心没钱花了。”
沃克在NBA的总薪水高达1.08亿美元,然而2010年沃克宣布破产,
负债1270万美元。
 
巨额的财富让他们养成铺张浪费、挥金如土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
新秀时期就全球扬名的NBA球星“鲨鱼”奥尼尔花掉100万美元只需要一天。
拿到钱后,他立马冲到汽车店买了一辆15万美元的车,
“我不计较价格要是他们和我说这车20万美元,
我也会从口袋里掏出钱。”
 
在一档电视访谈节目中,
奥尼尔反思他不成熟的金钱观:
“我永远记不住社会保险和消费税,
我以为我直接得到了100万真金白银的美元但实际到手也就60万美元左右。”
 
专家分析,运动员们缺乏对未来的深谋远虑,
年纪轻轻的他们大笔挥霍财富和放纵欲望。
很多运动员出生于贫民窟,缺乏良好的财富观,
在获得巨额财富的瞬间大肆挥霍。
 
大量的财富对于年轻的运动员来说,是激励和奖赏,
但同时也是巨大的诱惑和挑战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并不懂得如何管理财产。
肯巴·沃克曾经在芝加哥豪掷146套房产,但是2008年的房屋危机给了他致命一击,
两年后他宣布破产。
 
对此,奥尼尔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现在的运动员们需要学会如何管理资产,
很多人至今还没有掌握这个能力。”
他建议运动员们要保持节制,将大部分资金存入银行或购买债券、进行投资,
将小部分资金用以生活享受而非挥霍无度。
 
在中国,部分运动员们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
退役后为生计所困。
运动员们大多从小进入体校,将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投入训练,
忽略了其他素质的培养。
 
退役之后,运动员不知往何处去。
运动员退役后艰难生存的新闻,经常见诸报端。
全国体操冠军孙旭光靠打零工生存,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前体操冠军张尚武在地铁站卖艺,
前全国举重冠军邹春兰在浴室当搓澡工……退役后的运动员进入平民生活经常感到尴尬与无所适从。
 
当然,运动员人生下半场有暗淡,也不乏高光。
大有顺利实现身份转换的人在。
铁榔头郎平便是其中一位。
退役后郎平进入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深造,并在1987年赴美国留学,
之后在海外的20多年从摩德纳到诺瓦拉,从新墨西哥州大学女子排球队到美国国家队,
她先后执教多支球队。
 
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在中国女排陷入低谷的时刻,
郎平回归带领中国女排接连夺得世界杯和奥运会冠军。
体操王子李宁在退役后创办个人运动品牌。
篮球员姚明退役后办餐厅、接手职业篮球队、做公益、跨界“触电”……只不过这些退役后仍活跃在人们视线中的运动员多为顶尖运动员。
 
或许,那些普通运动员退场后的人生下半场,
更需要关注。